返回列表 发帖

[访谈] 花鳥風月特別對談(全曲解說&成員裏話)

** 個人試譯,有錯誤或缺漏之處歡迎回文一起討論,如欲轉載請附上本文網址,感謝 **

<原文載於花鳥風月初回盤所附說明小冊>


                 SPITZ╱花鳥風月特別對談
                 
                                                   訪談、企劃:田家秀樹

草野(以下稱草):之前就想要出這樣的(專輯)了。
三輪(以下稱三):幾乎全都收進去了喔。
田村(以下稱田):有錄音時明明是定位為單曲備選去錄的,結果卻變成c/w曲而始終未收在專輯裡的可憐曲子。這就是把那種曲子公諸於世的專輯。(笑)
崎山(以下稱崎):也有只錄音過而不曾在live時表演的曲子呢。
草:未能成為主角而被稱作"無冕王"那樣的曲子們。(笑)  是以未收入專輯之中這樣的標準,來作為挑選的基準點。唔,雖然也有像"スカーレット"一樣,沒把單曲版本收進專輯裡的項目在,但這樣的話就有很多要放進去,因此省略。是以單曲中的c/w曲為主呢。

      =========  花.鳥.風.月  的分隔線  =========

[流れ星]

草:這首是地下時期在live中表演的喔,到大概第二張專輯之前一直都作為錄音備選,卻被放掉的曲子。最初是雷鬼風格的編排。當時L&Auml;-PPISCH 和 THE BOOM<譯按:皆日本樂團名> 等等採用了雷鬼、斯卡 <譯按:同源於牙買加的雷鬼樂前身> 節奏的樂團有好幾個,我們便嘗試做看看,那個時候的版本現在聽起來,也會覺得稍微不成熟了點啊。
田:沒取得曲子和編排之間的平衡呢。
草:這次雖略去,但也加入了Tetsuya的合聲呢。
崎:在腦海中響著喔。
田:是辺見EMIRI小姐為我們獻唱。<譯按:1996年作為給辺見EMIRI的提供曲而面世>
草:"うめぼし"和"ヒバリのこころ"等等,是那個時候寫的歌詞呢。在現在的話,是寫不出來的曲子。但是,有滿滿的回憶啊。像是Chicken George <譯按:神戶的代表性live house老店> 的live那時。
崎:在這首歌之前,吉他的弦斷了。
草:因為還沒有負責巡迴樂器設備之類的工作人員,不自己換的話不行。神戶Chicken George在以前,舞台和休息室離很遠的。而且又因為十分焦躁就花了很多時間,回來以後,觀眾的興致都沒了。那段期間(其他)成員什麼串場的話都沒講。(笑)  還記得之後是戰戰兢兢在演奏的。
三:只講了兩三句話就沒接下去。
草:現在可以接得下去了吧。
三:怎麼說咧,耍耍花招的話可以。(笑)
草:這次是以共同製作的形式,借重白井良明先生的才能。

[愛のしるし]

草:這首和"流れ星"同樣為本次新錄製,也由白井良明先生製作。是第一次寫給別人的曲子。但是,我做的Demo帶本身卻是作為「fake fur」這張專輯的備選曲呢。同時又聽到民生桑說給PUFFY寫歌吧這樣的話,於是就送過去了。歌詞部份則是完全以PUFFY的角度為考量寫的。自己唱的話,我想就不會是這樣的歌詞了。暢銷是得力於PUFFY吧。
田:並不知道會成為單曲呢。
崎:雖不在預計之中卻變成了單曲。
草:當時,推薦評語雖然是寫說"為PUFFY量身打造",我卻想著,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之類的。(笑)  這個旋律可是(寫)我耶。
田:編曲的感覺也很好呢。在草野Demo帶裡有的東西,也融入了民生桑的編曲裡,聽著PUFFY,我們也從中獲得影響。
草:或許是像中島美雪的歌"歡迎回來"一樣的感覺吧。
三:在去年是Masamune寫的歌裡最暢銷的一首。(笑)

[スピカ]

草:這是在「fake fur」錄音期間內最早錄的曲子呢。明明說著首發單曲是"運命の人"還是這首歌好呢,結果卻遲遲未公開。並不是曲子不好之類的,而是和專輯性質似乎不同啊這樣的緣故。在那之後也和JAL的"Reso`cha"企劃案有合作,而得以重見天日。
三:剛開始錄這首的時候,我認為還被「indigo地平線」的方法影響著。但是,有些地方不同啊這樣,慢慢變得可以察覺「fake fur」的做法了喔。具體來說,Masamune雖然在這首歌沒有彈吉他,但收進「fake fur」的曲子裡幾乎都有彈。
崎:在此之後,所有成員都變得能放手一搏般地演奏。
草:是賦予我們各樣契機的曲子。
三:要說收進專輯後浮上檯面的話,也是有那樣子的事情啦。
田:暫定的歌名是"願如塵粒" <譯按:原作"粉のように">。(笑)

[旅人]

草:為什麼呢,關於這首歌的回憶不多。明明其他曲子都有各式各樣的回憶。(笑)
崎:是「indigo地平線」期間最早錄的曲子吧。
三:由陳慧琳翻唱的。
草:做這首歌的Demo帶時,過了不知多久Tetsuya都沒來開會。
三:那個時候啊。(笑)
草:打電話也沒接,等大家去他家一看,正在睡覺。(笑)
田:大家都很擔心呢。
三:因為有電話的房間很遠嘛。聽到叮咚聲去應門之後,從事務所的負責人開始,所有人都到了。哇,真對不起。(笑)
田:不過,在live裡雖是新歌卻頗受好評呢。
崎:說了是新歌後,大家就很期待要表演"渚"的樣子,然後"欸~"地有點失落。雖然開始之後還滿受歡迎的。
草:就個人而言,完成一首流行性較強的曲子了啊,是這樣的印象呢。

[俺のすべて]

草:是"ロビンソン"的c/w曲。寫好的時候,覺得這個比較好吧,在彩排錄音的第一天好像沒把"俺のすべて"合起來啊。
三:聽到歌名時大家都興奮呢,因為在那之前沒有用過"俺"這樣的字。<譯按:男性自稱用語,較"僕"豪邁>
崎:很有衝擊性喔。
三:可是,也說了不想當A面曲的話。
田:不夠積極所以(A面曲)就變成是"ロビンソン"了。(笑)
草:寫"ロビンソン"時太過流行了,想著要是這首當作單曲會怎樣呢,不知為何就沒能變得積極了。但,包括"俺のすべて",我也認為好像硬生生就突然變得很有男子氣概啊。
田:這要是主打的話,不知會變成怎樣呢。
草:也許會是完全不一樣的Spitz歷史喔。試看看一邊想著那樣子的事,一邊聽(這首歌)說不定也很有趣呢。

[猫になりたい]

草:雖然是"青い車"的c/w曲,但這首也是直到最後階段都準備要當主打呢。單曲封面也以此作為考量,所以主題是個像貓擺飾一樣的東西。
田:"青い車"比較有節奏感,互相配合得也不錯,在我們心意逐漸確定的當下,我認為會變得比較想聽那首。而且又是樂團演奏的編曲。這樣定義起來("猫になりたい")算是很可憐的曲子啊。(笑)
草:這也是發行前在Power Station <譯按:日清Power Station,新宿的live house >表演的時候,"青い車"的反應很好,新歌就這麼受歡迎的還不曾有過,所以便用那首了。現在想想,總覺得即使是"猫になりたい"當主打應該也能廣受好評的吧。Fan club 的人氣票選等等的,也都還有拿到第一名。一直以來支持著Spitz的人裡面,說喜歡這首歌的人好像很多呢。
崎:封面就維持那樣不變也是很難得的喔。(笑)
草:不過,到底為什麼是"貓"呢?說不定是因為很忙,偶而也會有想要像貓一樣整天在睡覺這樣的心情吧。(笑)

[心の底から]

三:不覺得這首是這裡面最可憐的曲子嗎?(笑)
草:雖然只在live表演過一次,但感覺觀眾反應不是很好,就到此為止的曲子。這首和"裸のままで"還有"君が思い出になる前に"三首歌,是首次和笹路先生(「Crispy!」~「indigo地平線」專輯製作人)合作的曲子呢。請笹路先生為我們重新整頓吧,因為有這樣的意圖在,才很有再製感的吧。前奏的口哨在現在的話,我想大概也是用吉他來演奏。
三:當時,對於live裡要表演製成曲 <譯按:作り込んだ曲,指當時旋律多經修飾並加入鍵盤或管絃樂等流行性元素之編曲> 這件事很不擅長啊。
田:雖然現在聽起來不是如此,♪心の底から愛してる~<譯按:從內心深處愛著你~> 這樣的歌詞,在那個時候實在很害羞。(笑)
草:這首歌是在吉祥寺散步時浮現腦海的,那時可是認為這會大受歡迎的喔。覺得無敵啊。是為什麼呢?(笑)  和"君が思い出になる前に"一樣,"心の底から"這首對當時的我來說也是"熱門款"的字眼喔。(笑)
田:是這張專輯裡最不具知名度的曲子。(笑)

[マーメイド]

三:只要一聽到這個,就想到大久保的咖哩烏龍麵。(笑)
草:是一間叫Freedom Studio的錄音室啦,但那裡的阿姨會替我們做些咖哩烏龍麵和熱狗之類的。
崎:也有一般的烏龍麵喔。
田:有印象的是打完電動,結果被事務所的負責人發脾氣說就光會打電動啊。(笑)
草:這首是在專輯「惑星のかけら」期間錄的,直到最後都還在猶豫"波のり"和這首該放哪個到專輯裡好呢,結果是"波のり"收入專輯裡,所以(這首)就只是用c/w曲做結了。但是,"波のり"不怎麼在live裡表演,反倒是"マーメイド"成為歌單裡重要的曲目了呢。
田:在live是能相當投入的曲子吧。
草:看了live的人會在信裡提到,"マーメイド"是收在哪張專輯裡呢?常被這樣問喔。因為「惑星のかけら」是"不想要坦率走下去"這樣的專輯,說不定(觀眾)會認為和這首歌的率直不符呢。

[コスモス]

草:這也是和"心の底から"一樣,並列為得不到回報的曲子。(笑)  因為在live裡連一次也沒表演過。
田:曲子本身是作為迷你專輯「オーロラになれなかった人のために」的延長曲呢,和"ナイフ"有點接近啊。
草:是夢境般的感覺呢,暫定歌名是「Belmondo」喔。在家看到12頻道在播Jean-Paul Belmondo <譯按:法國男性影星>演出的電影,講一個單純的男人由於那份單純而因故死去的電影。很悲傷的電影。是受到那件事啟發所寫的歌。
三:錄音時很難熬喔,錄音室又在地下室。
田:現在的話,加入keyboard的地方也全部用吉他來演奏了。
草:想到一件不重要的事了,當時,雖然把歌詞寫好張貼著,(錄音兼混音)工程師牧野先生卻在有句♪モチー"フ"はどこ~的地方,問說♪モチー"つ"是啥?(笑)  因為當時的歌詞是用手寫的。<譯按:如同大家所知,草野的字圓圓的,所以被誤認了XD >
三:說不定是肚子餓了喔。因為一天大概有15個小時待在錄音室裡,吃飯的時間很難抓。(笑)  還有,我發現這時期的Masamune對歌詞很苦惱。
草:是語言達不到心中圖像的時期。形象都漸漸出來了,可是詞彙一用下去就不對啊,這樣苦惱著的時期也是會有呢。是得以窺見如此樂團狀態的曲子。

[野生のチューリップ]

草:這首也和"流れ星"一起從地下時期就開始在表演的喔。在第二張(專輯)時雖然是作為要收進專輯的曲子去錄的,卻覺得和專輯好像有點不一樣啊才變成壓箱寶。這首的經過也如同辺見小姐般,是由遊佐未森小姐為我們獻唱。<譯按:1995年作為給遊佐未森的提供曲而面世> 可說是那個的原型吧?
田:歌詞不太一樣呢。
草:是有一個地方,♪サカリ <譯按:動物發情> 這樣的詞在女生唱來還真是不太好呢。所以,這次由負責錄製整張專輯、從地下時期就一直受他照顧的牧野先生(專輯「惑星のかけら」和收在「99ep」的"魚"等等的錄(混)音工程師)幫忙重新混音。
田:這首歌就Spitz的版本而言,還沒有在世人面前出現過呢。再說先發表過了才重新混音也是很怪的事。把8年前的演奏用現在我們的感覺去調合之後不知會變成怎樣,有這樣的好奇在而重新混音的呢。

[鳥になって]

草:要說這是最早成為"販賣品"的嘛,其實是自己做了薄膜唱片 <譯按:ソノシート(Sonosheet),較一般唱片造價便宜且軟薄可凹折,此處指1988年11月製作的「スピッツ」,收錄"鳥になって"和"UFOの見える丘"兩首> ,唱片行老闆又願意讓我們放在店裡的曲子呢。新宿的Edison等等,和池袋的五號街。
田:還有神戶的Indies Shop。
草:也有用手工推銷喔,是有著那樣回憶的曲子。大概組團第一年完成的,連同"ヒバリのこころ",對樂團來說是像地下時期的代表曲一樣的東西呢。
田:就曲子本身而言,是這裡當中最古早的呢。
草:在地下時期又像當成關鍵字一樣。在新宿LOFT也辦了叫做"鳥になっちゃう日"的表演活動有十次。<譯按:曲名是"變成了鳥",活動名是"變成鳥的日子">
崎:我想這首在live裡是一定會表演的。
田:到底是為什麼沒收進第一張專輯裡咧。
三:是不是沒能從薄膜唱片的規模跳脫呢。
崎:♪連れてってもらう <譯按:帶我去(某處)> 這句和"青い車"有共通點呢。
田:存在於根源的東西呢。樂團的體質。(笑)
崎:這個從一開始就是預定作為單曲中的c/w曲在錄的呢。因為想要一次就好好做完的關係。
草:這樣啊,因為只有(收在)薄膜唱片啊。c/w曲是不會收進專輯的,這心態從那時候開始就有了呢。

[おっぱい]

草:地下時期有張收了六首曲子叫做「ヒバリのこころ」的迷你專輯,有很多人表示想聽"おっぱい","トゲトゲの木"也是一樣。那張CD在二手市場的價格又異常飆高,就打算試著回應那樣的要求。
田:不過,即使聽到おっぱい <譯按:乳房(汁)的幼兒語,咪咪> 也完全不會怪怪的呢,不覺得低級。
三:比起おっぱい這樣的字眼,旋律很棒所以自然就融入其中了,應該是這樣的吧。
草:雖然剛出道前一兩年覺得好難為情啊,現在卻完全不會呢。都十年前了,能用客觀的角度看待了。
田:也沒有特定目的呢。當時正值樂團熱潮,特別以歌詞或曲子為標的物的樂團也很多呢。要是那樣的曲子會有不協調感的吧,但並不是那種情形。
草:把おっぱい說出來的這件事反而變得不帶情色意味。拐彎抹角的說法倒可能顯得情色呢。相反地變成健全的心態,在現在聽來。
田:我們的目標是在LOFT舉行live和出indies唱片,雖然是實現了,但即使那麼做也不賣呢。(笑)
草:做了兩千張還剩下的東西呢。像JUN SKY WALKER(S) <譯按:樂團名> 等等就賣得很好。好淒涼啊。(笑)
三:還去看CD在店裡擺出來了沒呢。
田:在府中的二手店出現時好傷心。
草:而且那還是在"ハ"行 <譯按:H開頭> 的位置咧,不是Spitz而是用「バリのこころ」<譯按:HI開頭> 來擺的喔。(笑)

[トゲトゲの木]

草:是為了製作地下時期的CD(「ヒバリのこころ」)而另外填詞寫曲的歌呢。不過在當時可是自信之作,還說了"演歌.搖滾" <譯按:原作ドドンパ.ロック,因與演歌節奏拍點相似,90年初又很受歡迎,故稱> 之類的。
田:Spitz首次以錄音為前提而演奏的曲子。其他曲子都在live表演過了才錄音的,這首卻不一樣。
崎:也進行集訓了呢,還記得是河口湖
草:強迫要過夜一晚。
三:那個時候可苦惱了呢。總覺得大家會喝了酒,但還沒有喝酒的氣氛就要睡了。
崎:Tetsuya說了"我考慮看看吧",然後走出錄音室就沒再回來了。(笑)
草:在歌詞裡出現的"ハナムグリ" <譯按:漢字為花潜,型似金龜子的昆蟲>,是一種會潛入玫瑰花裡吃花粉的蟲子。只要一有討厭的事,我就會想著"變成ハナムグリ該有多好啊"。(笑)  自己雖然沒有意識到, 不過有些聽了歌的人在這頭對我說"像現代詩一樣",我才在那頭趕快開始讀詩,是如此一首曲子呢。是啊,說了之後才讀的。(笑)  用自己的方式和不具攻擊性的超現實感在寫的喔。因為和現在詞裡的世界不一樣,因人而異,說不定也有比較喜歡這個時期的人喔。

      =========  花.鳥.風.月  的分隔線  =========

草:專輯名稱在一開始是想就用「Spitz/裏街道」吧,不過,那樣的話覺得曲子好可憐啊。<譯按:裏街道,非官方道路或指不為人所知(坎坷)的生存方式> 大概從「99ep」開始就變成了"和風"模式呢。雖然也想過用「風月」吧,可是又有賣甜點的店(是這名字)。(笑) 反正歌詞裡花、鳥、風、月都寫到了,我們也有很多那一類象徵季節的用語,想說能容易記住的吧。
崎:意味深長呢。
三:覺得在這個時期發行是有意義的喔。出了自行製作的「99ep」,把兩首新錄製的曲子放進這張專輯看看,也就可以察覺下一個必須完成的事情了。我認為和下張原創專輯有所關聯呢。
田:去聽早期的曲子,會提醒我有些東西或感覺是現在的我們已經失去的呢。當然一路以來得到的東西也很多。同時了解到現在依然喜歡以前的曲子這件事,必須超越它才行的事也能確定了。對樂團而言所謂的對手,正是過去的自己呢。
草:也會有不小心考慮得太多的時候呢。聽到以前的曲子,氣氛上變得輕鬆許多的地方也有喔。
崎:變得輕鬆的部份,和想把臉遮住的難為情大概是一體兩面的吧。
三:我認為是張有意義的專輯喔。單曲呢,很多時候是在專輯之前發行,所以會處於專輯中最早的那段期間。由於被收在這裡的曲子大部分是單曲中的c/w曲,因此各專輯的錄音是從這裡開始的喔,大多是這樣的東西。
草:也就是囊括各種事物的奇怪樂團。很有意思的樂團啊,要是能被這樣認為的話會很高興呢。從這張專輯作為開始的樂團,跟這樣的事比起來更能感受到(很有意思),我想會是如此吧。要是有人說這張專輯是最好的,我會很傷心。(笑)  好啦,總比說精選集 <譯按:原作Best album,指不被團員認可的RECYCLE > 是最好的還好一點吧。(笑)


(全文完)
2

评分人数

    • teisan: 很好!稻穗 + 12 束
    • odawnw: 一直看不懂那个小纸片,现在终于有翻译了, ...稻穗 + 20 束

话说初回版有小册子?我到底买的是二手悲了各具的。。。
《心の底から》我还真是超喜欢那段口哨,我记得森田童子《ぼくたちの失败》里面也有段口哨,总觉得这两段口哨很像的。。。哎,不要用吉他演奏啊,还是口哨吧。
不过我不指望草野能再唱起这首歌了,哎。
这张专辑听起来很嫩很活泼,时光倒流二十年啊
君と出会った奇跡が この胸にあふれてる

TOP

回复 2# 徐子陵

我觉得
初回版的花鸟风月是这样的 -> http://page16.auctions.yahoo.co.jp/jp/auction/u32577673
普通版的是这样的 -> http://page8.auctions.yahoo.co.jp/jp/auction/h147374052
好像两个都是纸盒装的吧……

BTW “花鸟风月”日语咋发音?はなとりかぜつき?

TOP

回复 3# odawnw


    普通版是正常的膠盒(我買的就是普通版)
    這個唸作 かちょうふうげつ
1

评分人数

    • ongaku: 我還不知道的時候都一直用中文發音去唸XDDD掌声 + 1 声

TOP

回复 4# windyuzuyu

这……为了押韵才这样读吧?

TOP

回复 5# odawnw

不是啊= =本來就有的字
1

评分人数

    • odawnw: 原来这整个是一个字啊 囧稻穗 + 1 束

TOP

回复 3# odawnw


    我那个是初回版,没有塑料盒装的,但是真没看到里面写字,所以说还是买未拆水货比较好
君と出会った奇跡が この胸にあふれてる

TOP

回复 7# 徐子陵

囧 那小纸片果然滑落了

TOP

回复 2# 徐子陵

    初回盤是digipack(像精裝書皮那樣),裡面有一張小海報,大叔都穿吳服(男性和服)↓
   



    我的初回盤也是在二手店買的,可能是你的賣主沒放一起賣吧,別太難過了(拍拍)

    「心の底から」也不可能會有live表演了吧,連當年也只表演了一次XDDD
    不過草野歌聲真的不同了,可惜啊~

回复 3# odawnw

    就是像第一個網頁那樣,初回盤是digipack硬書皮,普通盤則是一般包裝(透明膠殼)
    第二個網址是10吋LP(黑膠唱片)所以才會用紙套,並非普通盤CD~

    還有日語有兩種發音,分開是唸はなとりかぜつき(訓讀)沒錯,不過當一個詞用的時候多用音讀,跟押韻無關啦

TOP

回复 9# ongaku

这……连CD盒子都研究得好深入啊

日语的发音真是个很奇特的东西,我学月份的念法的时候就很头晕了げつ、がつ……Orz 其实自己隐约也觉得,月份的读法似乎跟英语里the的两种发音类似的,是在具体的发音过程中受后面的发音的影响而做的一个最自然的调整。Anyway,好像我说的不是花鸟风月的读法的问题,囧。不过,“训读”这种说法还真是第一次看过,可能我日语还没学太多的缘故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