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出版物] 《旅の途中》 スピッツ 翻译连载贴

每个贴是一章的一个部分
禁止转载

第一章 スピッツ结成(1986-1987)
草野正宗篇
第一章    spitz结成

spitz在1987年结成,正好是20年前的事情,但是spitz结成之前还有一段小故事。主唱草野正宗和贝斯手的田村明浩在1986在东京的大学相遇。

“チーターズ”“猎豹”结成

因为上大学去了东京,东京造形大学就在八王子的山中,比起故乡福冈,那里自然景色也很充裕。

在那里,我遇到了后来成为spitz贝斯手的田村明浩。

契机是,课堂中课题我和田村是一组的,我们在福冈的时候就认识了。

“有个叫田村的有趣的人,也是个狂热分子,估计和草野很有话聊。”

就这样认识了。          (契机很简单,我有一个在福冈时候就认识的友人,上课分组时和田村分在了一起。
“我认识一个叫田村的家伙,好像蛮有意思的。他是狂热的摇滚爱好者,和草野你应该很有共同话题吧。”
就这样,我和田村被介绍认识了。)
鲤鱼兄的修改版(不介意被叫鲤鱼吧**)

因为是刚来东京,没什么朋友,处于一种和谁都能成朋友的状态。当然田村也是刚从静冈来,和我是一样的境遇。而且,田村很了解六十、七十年代的摇滚。很快我就经常去田村的住处聊聊音乐,听听唱片。后来,田村买了游戏机,渐渐就变成定期在那打游戏机到早上。那时候没说过组乐队吧这样的话。

不记得是谁先说“试试组乐队吧?”这样的话,但是我和田村在高中时候就组过乐队,不知不觉我就成了吉他手和主唱,而田村成了贝斯手。然后再找鼓手那么一个乐队就成了。那么就开始找组员了。我进了大学的“重音乐部”的圈子,当时造形大,有这么一个分野,轻音乐是jazz,重音乐是摇滚。

我进了重音乐部后,死乞白赖地问前辈要来了部员名录。当时还没有个人情报保护法,所以我就看了部员的电话号码和学的乐器,看到“鼓手”这样的部员就打电话过去。

最初联系的是一个叫大野君的人。

“可以的话,一起组个乐队吧?”“好啊”。

我们三人就组成了“チーターズ”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我们演奏水前寺清子的“三百六十五步的街道”的朋克版本,虽然也演奏原创,但总感觉是很烂的曲子。

造形大学开学典礼的时候,学长讲话的时候说:

“因为学校在八王子的山上,校园里会有蝮蛇出没,大家要小心。”“啊,蝮蛇!”新生都开始骚动起来。

对这个印象很深,所以作了《蝮蛇之歌》这样的曲子。这是我上京后第一个曲子。感觉能很不错的曲子,现在有时还会弹着玩。

去东京的一个理由是想组乐队。当然想去听乐队演奏也是一方面,想去看看东京livehouse的演出。

当时去听的是地下乐队的live,尤其是ナゴムレコード[1]的乐队,像有顶天,人生,tama,等等。

ナゴム的乐队都比较有强烈的性格,都很特别。所以他们的舞台表现比音乐更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能够给观众留下强烈印象的乐队我想还是挺有趣的。

我们chitazu演奏很差劲,所以首先我们设定的目标是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也就是,比如《蝮蛇之歌》这样的曲子。

重音乐部的里有flying kids[2]的前身乐队。所以很早就知道他们的实力,其他很有实力的人也很多。如果跟他们比演奏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指望。

-      --总之先在印象方面决胜负吧。

    就是怀着那样轻松的心情开始了乐队。



--------------------------------------------------------------------------------
[1]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3%E3%83%BC%E3%83%89
[2] http://wpedia.goo.ne.jp/wiki/%E3 ... D%E3%83%83%E3%82%BA

最初作曲的光景
我在中学二年级的时候开始用吉他。从那时候起就对作曲感兴趣。高中一年级的时候能原创了。但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这事谁也没有告诉。高中一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组了乐队。那时候也有原创的歌曲,我们那时乐队的名字叫“小萝卜”。

      最初写曲子的时候每次都在纸上写得很工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清楚。

      高中一二年级的时候大概作了三首曲子左右。

      虽然曲子会作,但是歌词让我很苦恼。想到的总是惯常的“不要忘记梦想”啊这样的歌词。因为我听得都是西乐,不太知道什么日语歌词。但是英语歌词也不会写。

      作词的时候,受朋友引导区听远藤ミチロウ啊ゼルだ的词和曲。虽然一句一句的不太懂,但是歌词和旋律整体来听感觉还是有的。

----原来还有这样作词的啊。

     在我看来,他很冷静的样子,他是记录乐队繁盛期杂志《宝岛》的忠实读者。我也受他影响,开始看这个杂志,然后知道了地下乐队的情报和亚文化这些东西。

       高中毕业的时候大概有七八首原创曲子了。现在还有磁带,spitz唱过的也有,其中就有一首是《流星》的原型。

      第一次在人前演奏原创曲子是高中毕业的时候。学生自己办的毕业典礼上。要说什么时候第一次发表乐队的曲子呢,我们算起来就是那个时候。

      我们当时乐队的名字叫“乌鸦馆”,其实是想用“スピッツ”的,但是成员们都说这个名字很土,于是就放弃了。

      出演的乐队除了我们以外都不是原创乐队,我还在チュッカー的乐队里兼任主唱,就这样凑合着大家热情也高涨起来。

      但是等我厚着脸皮唱对于我们最重要的原创歌曲的时候,一点气氛也没有了。想想这是大家都不知道的曲子有这样反应也不足为奇,所以很后悔。

-------什么时候,我们的原创能调动起观众的热情呢?

     我想,也许这就是我走音乐这条道路的原动力。

TOP

想在livehouse演出


      高中时代的作曲,现在的Spitz也会演奏。不过那时候想既然去了东京姑且重新再来吧。

      刚开始和田村组成的“チーターズ”,我们用那种可笑的方式翻唱歌谣曲,同时混杂着演奏我们很差劲的原创曲。

       我们“チーターズ”当时处于那种“为了在livehouse演出让我们拿出干劲来吧!”的很昂扬的状态。我和田村还有大野君都是刚进校,都是以适应学校优先。而且,我们和在livehouse演出的乐队又没有联系,所以压根不知道怎样才能在有名的livehouse演出。

       重音部虽然有和那些乐队有联系的人,但是我们和他们又没什么交集的样子。对于我来说能去livehouse演出的他们就是神一样的人。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有退场的担心。所以能在重音部的party上出演我已经很满足了。

       没过多久,“スピッツ”又加入了一个叫西胁的吉他手,我们开始用“the スピッツ”这个名字。这就是初期的スピッツ。スピッツ这个名字我从高中时代起就开始酝酿了,读音很好听,而斯皮茨犬的叫声又有种摇滚的感觉。

       从乐队叫スピッツ开始,我的心态也开始发生变化。

       我在上京的时候,正好之前喜欢的一个叫福冈annji的乐队在东京开live,我经常去看他们的演出。也常去乐队繁盛的rebishie看live,大学里成为朋友的一个女生也是他们的粉丝,所以经常和她一起去看live。

      看了他们的live,我开始觉得“真羡慕啊”。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站在livehouse的舞台上就好了,真想在livehouse有一群观众啊。

       当时有个叫“煤气罐”的人气地下乐队。是一个走朋克和金属路线的乐队,主唱BAKI相当有人气。后来在杂志上知道了吉他手TATSU是和我同年的。

       大家都是同年的,人家却到了这一步,我心里涌起又羡慕又后悔的复杂心情。

--------要加油啦。            

       猛然这样想到。

TOP

Blue Hearts的冲击

BLUE HEARTS[1] 的冲击

-----我是为了什么上京的呢?

现在想起来是为了当设计师而上大学的。但是,当时我没怎么考虑将来的事情。总之,能够组乐队,进行活动就满足了。

那个时候,乐队们最憧憬的livehouse就是新宿loft,那时候悄悄想要成为能在那里演出的音乐人。

那时,一起在立川的游戏中心打工的女生给了我一盒磁带。

回家听了以后,受了不小的冲击。

那是出道前的Blue Hearts,当下坐立不安,赶紧去看了他们的live。

那就是我心目中最初的青涩的“想要成为这样的乐队”的乐队的样子,但是,他们实力更强,更酷。

那个时候,我还在“チーターズ”,戏谑唱法还有那种超现实的歌词被我完全否定。

Bluehearts的歌词很直白,但是像“走向明天”“相信梦想”这样的歌词是没有的。我是第一次听这种歌,他们不像那时候的任何乐队,完全是新型的。

------这时候我虽然还搞音乐,但是想想要追上他们……

我组乐队的干劲渐渐消失,bluehearts给我带来的冲击就这么大。

上大学快要一年的时候,我幸运地通过了武藏野美术大学的考试,来到了憧憬已久的武藏野。

春天来的时候去了武藏野,交了很多朋友。都是与音乐没什么交集的人,基本上是学习图形设计的人。我对设计也有兴趣,如果音乐不成的话就做设计吧。于是就自然而然进入了他们的圈子。和大学朋友一起玩很开心,偶尔会在屋子里弹弹吉他。就这样过了很开心的过了半年大学时光。

这样自然而然与造形大的朋友疏远了,乐队也就自然解散,但是不知为什么仍与田村保持着联系。



--------------------------------------------------------------------------------

TOP

田村明浩篇 最初的原创

------------田村明浩

最初的原创

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那时候我很喜欢电影,进了造形大我想以后大概就从事电影有关的工作吧。

我当时没有过去美大的预备校,大学里也没有高中的朋友,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也不会画画,我说这个意思是,在大学里我比草野更不合群。

而且造形大的人都很酷,都在搞前卫艺术(アヴァンギャルド[1]avant-garde)的气氛,大家都很有品的样子

只有我做做滚石乐队的徽章,虽然我不太喜欢,草野的发型是那种不长不短的小波浪样的卷发,大家都很土,可能就那样渐渐变成朋友。

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和草野初次见面的时候聊Uriah Heep[2]聊得很开心。当时造形大流行Bauhaus[3],The smiths[4] ,Cure[5]。很多人听这种新浪潮摇滚。Uriah Heep是七十年代的一个英国的重摇滚乐队。那时候同年代听这样的摇滚的人几乎没有。同年的只有和草野能聊上Uriah Heep和おニャン子クラブ[6]。

在东京时候我是一个人住,只有去看在乡下看不到的西乐的live时候才会开心。那时正赶上海外乐队来日本演出的热潮。新宿的东京厚生年金会馆、中野太阳广场[7],偶尔还会去芝浦Inkstick[8],CLUB CITTA[9]看live。

一般每天去二手唱片店听听唱片买买唱片,要么去租碟看电影,后来虽然买了游戏机,但是每天依然单调无比。虽然对不起寄生活费过来的家人,但是就是对学习没什么热情。

我屋子里有高中时代使用过的贝斯。打游戏机的时候,看电视的时候,不自觉就会拿贝斯拿出来弹弹。

------去东京了一定要组个乐队。

上京的时候就这么没来由地想过。所以,“想组乐队啊”这样的话和草野很早就说过,这样就组成了“チーターズ”。

可能有些事情草野已经忘了,我记得大学里有什么活动的时候,曾经演出过两次,其中一次参加了ラママ昼之部的考试。草野唱了高中时代的一两首曲子,歌谣的翻唱,还有草野新的原创曲目。

乐队初期,听了草野给我的他们高中时代的演奏磁带。那是我第一次听草野的原创曲。我觉得很新鲜,很想立刻就演奏。我高中组的乐队都是翻唱别人的歌。所以要演奏我们自己的原创就觉得忐忑不安。

虽然我很喜欢弹贝斯,不过没什么技术,不太上手。所以可能比起演奏别人的歌演奏自己的可以随意点,也没有样板,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演绎就行了。编曲也是大家一起想,比较随意。真的挺开心挺有趣的。

最初看草野的歌词就觉得与众不同,不过对于我来说初次接触原创,完全没考虑好坏的问题。

之前没听过日本摇滚,而西方的歌词都是英语我也不懂。但是歌词和旋律一起还是有感觉的,余音绕耳。草野的歌词也给我那样的感觉。所以从来没问过草野歌词是什么意思。因为与其思考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就那样听着反而更自然。



--------------------------------------------------------------------------------
[1]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3%E3%83%AB%E3%83%89
[2]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2%E3%83%BC%E3%83%97
[3]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E3%82%A6%E3%82%B9_(%E3%83%90%E3%83%B3%E3%83%89)。英国的一个摇滚乐团。
[4]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Smiths。英国的一个摇滚乐团。
[5]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Cure。英国的一个摇滚乐团。
[6]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F%E3%83%A9%E3%83%96。1984年组成的女子偶像团体。
[7] http://ja.wikipedia.org/wiki/%E4 ... 7%E3%83%A9%E3%82%B6
[8]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3%E3%83%83%E3%82%AF。聚集了很多演奏厅的地方。
[9] http://ja.wikipedia.org/wiki/CLUB_CITTA'。经常会开LIVE的演奏厅,在神奈川县。
1

评分人数

    • teisan: 精品文章稻穗 + 6 束

TOP

偶突然想到FC上鲤桑的那个置顶坑……囧

谢LZ翻译!
もうさよならだよ 君のことは忘れない
http://5sing.kugou.com/2719937/default.html

TOP

温蒂威武!期待后续~~

那时候也有原创的歌曲,我们那时乐队的名字叫“小萝卜”。
---------------------------
小,小萝卜……

TOP

"契机是,课堂中课题我和田村是一组的,我们在福冈的时候就认识了。"
-----------------------------------
这里意思不对。
田村是静冈来的,之前不认识草野……
应该是:

契机很简单,我有一个在福冈时候就认识的友人,上课分组时和田村分在了一起。
“我认识一个叫田村的家伙,好像蛮有意思的。他是狂热的摇滚爱好者,和草野你应该很有共同话题吧。”
就这样,我和田村被介绍认识了。

TOP

鲤桑惊现!!+V+ 校对有心~~
もうさよならだよ 君のことは忘れない
http://5sing.kugou.com/2719937/default.html

TOP

回复 10# 鯉幟


    哇,我还有好多类似的错误,前言不搭后语,全仗着鲤鱼兄火眼晶晶啦,

TOP

返回列表